<address id="xf5hl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xf5hl"><listing id="xf5hl"><meter id="xf5hl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strike id="xf5hl"><pre id="xf5hl"></pre></strike>
            <form id="xf5hl"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xf5hl"></form>
            <form id="xf5hl"><nobr id="xf5hl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南京招標投標云網 南京招標投標協會主辦
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- 案例警示
                    以案為鑒 | 和線人分錢要"拿大頭"的經偵隊長
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09-26

                    以案為鑒 | 和線人分錢要"拿大頭"的經偵隊長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廣西壯族自治區貴港市公安局邪教犯罪偵查支隊原支隊長黃勇勝,身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,卻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侵吞公共財物,貪污金額總計101.1215萬元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廣西貴港市港南區人民法院開庭公開審理黃勇勝涉嫌貪污案,判處其有期徒刑3年,并處罰金25萬元。貴港市紀委監委組織紀檢監察系統、市公安系統和市委黨校中青班學員180余人到現場旁聽庭審,上了一堂警示教育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廣西公安管理學院畢業后,黃勇勝從基層民警成長為市公安局邪教犯罪偵查支隊長,曾獲得“全國公安基層技術革新優秀獎”“全區十佳強警能手”等榮譽。然而,2015年12月,黃勇勝在擔任港南分局經偵大隊長之后,卻經不住利益的誘惑,在處理經濟案件中多次侵占涉案貨款、虛報冒領和利用特殊身份謀取不正當利益,最終從一名警界精英淪為階下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的同事說,黃勇勝做人很“靈醒”,會察言觀色。在貴港,有的不法分子偷偷將物品走私入境銷售,運輸線路經過港南區的高速公路。時任港南公安分局主要領導(另案處理)為了單位創收,同意經偵大隊把普通走私案當成非法經營案來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分局主要領導的授意下,黃勇勝通過線人提供的線索,積極組織警力上路攔截走私物品并予扣押。辦了幾次案件后,黃勇勝看中了這條“生財之道”,琢磨出了自己的“致富經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被扣押的走私物品沒有合法手續,而涉嫌走私罪的貨主也不敢前來認領。港南公安分局查扣走私物品后,就以非法經營罪立案,經過公示、委托檢驗檢疫、價格評估、拍賣等程序處置涉案物品。這些貌似合法的拍賣程序,實際上是變賣了涉案物品,當中就藏有“貓膩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處置走私物品前,港南公安分局時任領導已經事先選定買家、確定價格,要求買家通過拍賣手續對公轉賬40%貨款用來上繳國庫,剩余60%貨款通過現金支付,單位內部稱之為“差價款”或“臺底錢”。這筆60%的貨款不入單位賬,一部分給了黃勇勝,用于支付線人“耳目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黃勇勝抓住線人急于賺“快錢”的心理,每一宗非法經營案結案后,黃勇勝只用小部分“耳目費”打發線人,自己獨拿“大頭”。不到兩年,念著“致富經”的黃勇勝利用職務便利分12次侵吞了60.2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利用財務報銷管理漏洞獲利,是黃勇勝的另一個 “致富經”。他利用“耳目費”報銷管理保密要求高、非特定人員無法審計的特點,把在單位虛列報銷的21件非法經營案線人“耳目費”40.9215萬元統統都裝進了自己的腰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任分局領導認為,黃勇勝為單位創收作了貢獻,覺得應該“補償”他。因此,時任分局領導在明知黃勇勝已經用“差價款”支付了耳目費的情況下,還簽字同意他在單位報銷,對其從單位所報出的費用去向不再細問,使得黃勇勝更加肆無忌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底,貴港市紀委監委在查辦賈紹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案件中發現,賈紹學和黃勇勝涉嫌存在共同違紀違法犯罪的問題線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在擔任港南公安分局經偵大隊長期間辦理的非法經營案,每次結案后我都把差價款交給時任局領導、支付耳目費了,自己沒有截留使用一分一毫……”黃勇勝作為主要涉案人員,只交代涉及賈紹學的違紀違法問題,對自己涉嫌違紀違法問題避而不談、萬般抵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貴港市紀委監委和貴港市公安局黨委多次找他談話教育,講政策講法律,但是黃勇勝仍拒絕組織挽救。2021年接受審查調查后,黃勇勝才如實供述了在辦理非法經營案件中,截留公款并將部分公款占為己有,并承認此前在組織詢問時提供了虛假情況,試圖掩蓋自己涉嫌貪污的事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黃勇勝認為自己曾經受公安部和公安廳的表彰,為組織爭得了榮譽,組織不會處理他。”熟悉黃勇勝的同事替他覺得惋惜,“如果他在政法隊伍整頓活動教育開始時,能夠主動如實向組織交代自己的違紀違法事實,或許結局會不一樣。可是他拒絕了組織給他自我救贖機會,太可惜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6月,黃勇勝被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;2021年8月,他被以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,沒收違法犯罪所得101萬元,并處罰金25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違紀違法的原因是忘記了入黨及從警時的初心和使命,在金錢面前理想信念喪失,對黨紀國法不存戒懼、不知敬畏,經不住錢財利益的誘惑,致使自己一步步走向違紀違法犯罪的泥潭而不能自拔……”審查調查后期,黃勇勝滿含懊悔的淚水寫下了悔過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辦案人員介紹,黃勇勝將非法所得的錢款用于投資,幾乎都打了水漂,血本無歸。如今的黃勇勝失去自由,不能為年邁的父母盡孝,無法照顧病榻中的岳父,年幼的兒子失去父親的陪伴,妻子為幫自己籌錢退贓四處奔波遭受白眼……曾經擁有的幸福生活成了鏡花水月。在接受審查調查期間,每每算起人生的“七筆帳”,黃勇勝不禁失聲痛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現在很后悔,我愧對家人,更愧對組織。高墻之下,我想到自己所犯的錯誤,想到家中的老幼,悔恨不已……”黃勇勝在法庭陳述中,對自己的違紀違法行為深深懺悔,也給前來旁聽的黨員干部敲響了警鐘

                    (廣西壯族自治區貴港市紀委監委 一珂 曙光||責任編輯 周振華)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信彩网